Comments (2403)

Top Comments
4789
今朝声高 2019年7月14日
“他想,他见过一个光明炽热的人,靠着这个,他可以走过所有寒冬。” “亲爱的,我把自己放在你耳边,你会听到的吧。” “我是秦究,我来找我的真实。” “我不是来救你的,我是来爱你的。” “愿我们在硝烟尽散的世界里重逢。”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今天依旧是为啾惑神仙爱情哭泣的一天)
3751
引风穿堂 2019年7月17日
那天小护士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寸步不离地等着。他没回答。 其实是因为很久以前,他对他的大考官说过一句话。他说:等哪天从这倒霉系统里出去,我陪你再去检查一下眼睛。如果要做手术也没关系,我会在旁边等着,等你睁眼。
3506
绵绵鸣 2019年7月18日
秦究吻着他微张的嘴唇、半睁的潮湿眼缝、脖颈的喉结,哑声说:“我四年前就做过这些,吻过这些地方……我居然忘记了。” “我的大考官这么好,我居然忘记了。”
2826
人人鱼mio 2019年7月17日
他们在警告声中接吻。 我不是来救你的,我是来爱你的。 亲爱的,我把自己放在你耳边,你会听到的吧。 愿我们在硝烟散尽的世界里重逢。 密钥生效,记忆就会恢复。 里面有他的过往,他的信念,以及他的爱情。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违规人:A 违规事项:与考生秦究关系过密
2287
费佳个帽子 2019年7月19日
所以说爱恨真是奇怪的东西。 有的早早腐烂入土。 有的刻骨。 ——木苏里《全球高考》
2092
超爱杨煊哥哥鸭 2019年7月17日
【自检结束,系统故障等级s,考试全盘终止。】 【本次运行共计6年1个月零7天,参考人员26921人,现存11582人。所有人员将在5分钟内清出系统。】 【自毁程序正式开启。】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长风高卷,尘雾翻涌。
1961
丼言 2019年7月17日
我漂亮吗 你说呢 我讨人喜欢吗 别人不知道。游惑拍了拍手里的灰,抓着衣领把秦究拉低一些,嘴唇几乎相触却又隔着毫厘。他用一贯冷淡的嗓音说:“ 我是挺喜欢的❤
1841
陵岐儿 2019年7月18日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其他监考官和考生不上床,大考官。” “他们在警告声中接吻。” “别对我闭上眼睛大考官,不用对我避开什么,永远都不用。” “我不会怕你,不会疏远你,不会觉得你是什么令人不安的怪物。我这么爱你。” “大考官,劳驾低一下头,跟你说件事。” “我很爱你。”
1692
一级咕咕咕表演艺术家 2019年7月19日
楚月说:“你哥是谁?考官A。在他之前进去的是谁?001。你知道这两个凑一起会怎么样么?” 于闻:“怎么样?” “什么鬼门关都能给你辟出路来。”(我爱究惑!)
1320
大熊ak 2019年7月17日
有人说,味道和记忆捆得最紧,它让时光变得生动——《全球高考》 多多比耶
1080
一勺月亮半杯银河 04:20
考官A ❤️ 考生秦究 考官A ❤️ 监考001 考生游惑 ❤️ 监考001
962
袋装靓仔牛奶糖 2019年7月21日
他们身后,跟着那艘湿漉漉的旧船。 它搁浅多年,残破不堪。如今满载骸骨,竟然又能乘风破浪了。 久违的太阳喷薄而出,给这条强行开出的海路引航。 白雾奔涌,天使归乡。
903
柊叶先生 2019年8月5日
怪物之所以怪物,不是因为做了什么,而是因为它为什么做。那才是它丑陋的,令人厌恶的根源。 你即便舔了血,也永远不会是怪物
827
羡味的皮皮虾 2019年7月20日
游惑说 这个世界上 最宽广的是海洋 比海洋更宽广的是天空 比天空更宽广的是 考试范围
647
袋装靓仔牛奶糖 2019年7月21日
【自检结束,系统故障等级s,考试全盘终止。】 【本次运行共计6年1个月零7天,参考人员26921人,现存11582人。所有人员将在5分钟内清出系统。】 【自毁程序正式开启。】
Hot Comments (2403)
0
十里花木扶疏 03:55
Reply @超爱杨煊哥哥鸭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超爱杨煊哥哥鸭
【自检结束,系统故障等级s,考试全盘终止。】 【本次运行共计6年1个月零7天,参考人员26921人,现存11582人。所有人员将在5分钟内清出系统。】 【自毁程序正式开启。】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长风高卷,尘雾翻涌。
0
前尘顾星辰 昨天13:29
Reply @江枧辞
难道某某不是甜文吗,我还没看 多多捂脸 我一直以为是甜甜
@江枧辞
看完全球高考,我真的以为木苏里只会写甜文……。
0
千里-山野 昨天09:56
Reply @超爱杨煊哥哥鸭
154,我们都在等你回家啊
@超爱杨煊哥哥鸭
【自检结束,系统故障等级s,考试全盘终止。】 【本次运行共计6年1个月零7天,参考人员26921人,现存11582人。所有人员将在5分钟内清出系统。】 【自毁程序正式开启。】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长风高卷,尘雾翻涌。
1
千里-山野 昨天09:54
系统拉响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通警报,却只给了三位监考官一张白条 因为它找不到任何惩罚依据,也找不到有规则来解释…… 为什么两个没有纪忆的人,相隔几年,身份对立, 却依然能走到一起 所以说爱恨真是奇怪的东西 有的早早腐烂入土 有的刻骨
0
月初_Fz5M 2020年6月4日11:02
Reply @江枧辞
某某看完后🌚我眼泪忍住没掉下来,作为看过二哈和墨香三部曲的我不能哭🌚……不能哭🌚
@江枧辞
看完全球高考,我真的以为木苏里只会写甜文……。
0
月初_Fz5M 2020年6月4日11:00
Reply @绵绵鸣
补偿我
@绵绵鸣
秦究吻着他微张的嘴唇、半睁的潮湿眼缝、脖颈的喉结,哑声说:“我四年前就做过这些,吻过这些地方……我居然忘记了。” “我的大考官这么好,我居然忘记了。”
0
-奶炀_ 2020年6月4日05:05
Reply @贺朝的谢俞小朋友xy
身高分攻受吗?优秀啊,朋友😂😂😂
@贺朝的谢俞小朋友xy
可能是秦究比游惑高吧!(个人观点 多多笑哭
0
河餐 2020年6月2日23:17
Reply @绵绵鸣
补偿我(嘤!绝美爱情啊!)
@绵绵鸣
秦究吻着他微张的嘴唇、半睁的潮湿眼缝、脖颈的喉结,哑声说:“我四年前就做过这些,吻过这些地方……我居然忘记了。” “我的大考官这么好,我居然忘记了。”
0
俞哥是人間妄想 2020年6月2日17:09
Reply @绵绵鸣
补偿我
@绵绵鸣
秦究吻着他微张的嘴唇、半睁的潮湿眼缝、脖颈的喉结,哑声说:“我四年前就做过这些,吻过这些地方……我居然忘记了。” “我的大考官这么好,我居然忘记了。”
0
饼干小时候叫小饼干 2020年6月2日15:21
Reply @耳冘子君
遗憾还是遗憾啊唉
@耳冘子君
那个铁罐滚了两圈,他看到了底面的便签贴。 上面的字又大又丑,透着笨拙的稚气。 「给萨利的礼物」 黑雾漫过来的时候,他听见雪莉脆生生的童音,穿过好几年传进他耳朵里。 那应该是他从镜子里钻出去的第一天,小姑娘塞给他一颗糖,粉色的糖纸,丑丑的,不适合小男孩。 她说:“我以后叫你萨利好不好?
0
我们一心向党 2020年6月2日15:01
Reply @绵绵鸣
补偿我
@绵绵鸣
秦究吻着他微张的嘴唇、半睁的潮湿眼缝、脖颈的喉结,哑声说:“我四年前就做过这些,吻过这些地方……我居然忘记了。” “我的大考官这么好,我居然忘记了。”
1
溪铃梦 2020年6月1日15:03
Reply @超爱杨煊哥哥鸭
配着这首歌就莫名想哭,不能陪着他们继续走了,但是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超爱杨煊哥哥鸭
【自检结束,系统故障等级s,考试全盘终止。】 【本次运行共计6年1个月零7天,参考人员26921人,现存11582人。所有人员将在5分钟内清出系统。】 【自毁程序正式开启。】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长风高卷,尘雾翻涌。
0
全球高考gina 2020年6月1日13:46
Reply @鸡肉卷在线发言
哦,对对
@鸡肉卷在线发言
赵文途给秦究的一堆东西里面有他的手机,当初赵文途拿着那个手机拍到了秦究和大考官,手机没电为了给手机充电(找监考官骗充电宝)在禁闭室拿火箭炮开轰hhh
0
香兰之心 2020年5月31日13:59
Reply @超爱杨煊哥哥鸭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超爱杨煊哥哥鸭
【自检结束,系统故障等级s,考试全盘终止。】 【本次运行共计6年1个月零7天,参考人员26921人,现存11582人。所有人员将在5分钟内清出系统。】 【自毁程序正式开启。】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长风高卷,尘雾翻涌。
1
Drunk晨 2020年5月31日12:01
Reply @祁神在上
我入坑文《AWM绝地求生》
@祁神在上
羡慕一些小可爱,入坑文就是《全球高考》。
0
路人N次方 2020年5月31日11:06
Reply @江枧辞
某某……木苏里这个女人已经把我整抑郁了
@江枧辞
看完全球高考,我真的以为木苏里只会写甜文……。
0
溪铃梦 2020年5月31日10:10
Reply @超爱杨煊哥哥鸭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超爱杨煊哥哥鸭
【自检结束,系统故障等级s,考试全盘终止。】 【本次运行共计6年1个月零7天,参考人员26921人,现存11582人。所有人员将在5分钟内清出系统。】 【自毁程序正式开启。】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长风高卷,尘雾翻涌。
0
此辞词次 2020年5月31日08:19
Reply @抹茶味儿___
对是这个!
@抹茶味儿___
不是的!是他们要出考场卡bug,只要有一个人确认这是真实信息,游惑他们就会被系统攻击
1
矜屿即正义 2020年5月31日06:29
Reply @江枧辞
某某超好看超好看三刷了,awsl给我去看!
@江枧辞
看完全球高考,我真的以为木苏里只会写甜文……。
0
青鬼戚容-品位低下 2020年5月31日02:01
Reply @绵绵鸣
补偿我
@绵绵鸣
秦究吻着他微张的嘴唇、半睁的潮湿眼缝、脖颈的喉结,哑声说:“我四年前就做过这些,吻过这些地方……我居然忘记了。” “我的大考官这么好,我居然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