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云(纯歌版)

——淮上小说《破云》同人曲
制作人:一袖
作词:花生
作曲/和声编写:Sabrina
编曲:non_ay
演唱:江停:晃儿 & 严峫:安澈
和声演唱:神婆SAMA
混音:安迪
题字:龙渊
海报:可乐售卖机
晃儿:停云后无处停泊,竟做多梦客。
一梦最耀眼,阳光落在了肩侧。
肩上有星辰,刺眼的、也沉重的,
是于红旗,摘下的么。
一梦却难醒着,于黑暗枷锁,
窥见了密林深渊,如牢笼的,
血口吞噬着,白云欺骗着,
无尽暗流与漩涡。
最后剩一梦,仅剩扑天烈火,
漫将一切吞没。
此后,是否再无人可,并肩着,以命相搏,
“再见”却难说。
请再等等我,等这世界都清晰了,
贪婪的硝烟,终于散去了。
那么,这个我,是否可,回去那个小村落,
拭去幼童的,惊恐泪涡。
安澈:也曾是乖张的人,常惹祸上身,
只想热血中肝胆,遗憾无存。
踏火海刀山,抵正义之门,
除却一事偶悔恨。
别后重认,一腔思,无处论,
只剩,枪口横亘。
此生,从深林、从悬崖、从断流、还有死生,
终结于一声。
之后我也曾,想起那一眼,那一人,
曾光彩照人,也孤独而困。
如果能,再重生至那年,看台上下两人,
那样这一生,是否无恨。
晃儿:时间未曾,为谁而停,
此生长梦,终于醒。
安澈:仍在,你身侧,遥望着、守护着、同生死着,
合:
便是无憾的。
安澈:偶然遇见了,街角巷陌,人潮经过,
和平嬉笑地,岁月静好着。
晃儿:别忘了,是有人,
安澈:是我们
合:
负重地,在前行着,
以死至一生,便是永恒。
00:00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