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废墟之上——木苏里《全球高考》(剧情版)

在废墟之上
—— 木苏里《全球高考》(剧情版)
原著:木苏里
策划:苏别久
作词/海报:炒尔斯泰
作曲/演唱/和编录:司姚
编曲:ifreezy
混音:贼恩
剧后:蛋挞
剧情/导演:驿书
人设:寒声调、屿海、阿京、隐杉、拖延合島子
PV背景/题字:光缺
PV:狗葱
出品:日月双梦长
CAST
游惑/系统/154:商桐【翼之声】
秦究:轩ZONE【翼之声】
老于:圣燃【晏语泠然】
于闻:成子【翼之声】
游母:KOKO殿【翼之声】
纹身男/路人:宇宙【羽落有声】
剧情
Part1
间断的炮火,从普通远的距离变得隐隐约约
血滴在金属上,远处传来轻轻的脚步
秦究(重伤虚弱喘息):嗬……(麻烦喘息三四声)
脚步靠近,喘息骤停
秦究(微微虚弱喘息,笑):大考官,劳驾低一下头,跟你说个事。
蹲下时的衣服摩擦声
秦究(虚弱,温柔):我很爱你。
转场(稍长一些)
BGM:红色的晨雾
Part2
风雪声,沙沙电流声
【老收音机式】系统音: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七点三十分,离考试还有三十分钟,请考生抓紧时间入场。
沙沙电流声渐渐消失
纹身男(不耐烦):所以谁还没进来?
紧接大力拍木门声,顿一下,轻轻的脚步声
路人(松口气):是老于。
木门缓缓打开吱呀声,风雪灌进来
路人(焦急):外面怎么样?
老于【拍脸,搓手】(略哆嗦,灰心):没用,不管往哪儿走,不出十分钟,一准能看到这破房子横在面前!
转场
Part3
老式钟声敲响,电流声
系统音:现在是北京时间十八点,考试正式开始。
脚踩缓慢木楼梯的声音,等一两秒接跟在后面小跑脚步声
于闻(微怂,疑惑):哥,你手里摸着个什么东西?
游惑(懒散):斧头没见过?
隐隐约约手搅拌水的声音(铺在人声下)
于闻(不解):你拿这个干什么?
游惑:找笔。啧【丢掉斧头】
手搅拌水声渐大
Part4(伴奏进)
手搅动水声,抬起手拍墙
系统音:没有使用合格的考试文具,已通知监考。监考官:001、154、922。
154【掏纸衣服摩擦,纸展开】:违规者是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寻找)小姑娘……
拖拖拉拉的脚步声,挣扎的衣服摩擦声
秦究(笃定):另一个是他,带走。
于闻(吓一跳,喊):操!哥!【哥字逐渐拉远】
——————————————————————————————————————
寒冷席卷了风雪
荒山中漆黑无声的夜
苍白的肢体挥动着胆怯
冰川下埋的是谁以往的知觉
红蔷薇开的热烈
阴影中斑驳破碎的公爵
甜蜜的糖果融化成血液
镜子里藏的是谁绝望的告别
在废墟之上
谁拥抱住谁 谁的吻带着烟火和冰凉
想摘下太阳
焚烧尽肮脏
把草木鲜花星河月亮 都晒得滚烫
在废墟之上
————————————————————————
Part5
叠在尾音上
秦究(随性):我是不是见过你?
快速转场
Part6
水滴,大章鱼移动的窸窸窣窣声
秦究【回忆】(漫不经心):大考官,给根烟。
衣服摩擦,手轻撞铁柜
游惑【内心戏】(疑惑):这怎么有半截烟?
游惑(犹豫):你抽烟么?
转场
Part7
许多人粗重又缓慢的喘息声,衣服摩擦和匆忙的脚步声
秦究(受伤):嘶——
游惑(震惊,担心):你疯了?
抖开纸巾
秦究(玩笑):别这么瞪着我。一个人生病很孤单的,大考官,我给你做个伴。
———————————————————————————————————————
双子楼守着静谧
海浪无数次弓起背脊
熟悉的灯火潮湿的水汽
缄默是有个人沉沉睡在心里
乌鸦从山谷飞起
炙热的风暴还没散去
温热的耳钉裹挟着回忆
重逢是从前真的在哪见过你
——————————————————————
BGM:回忆 叙述
Part8
关门,锁门
顿一两秒,血液流动声
撕开止血贴和衣服摩擦声
秦究:试一下么?
顿几秒
游惑(哑声):不试
秦究(沉缓,温柔):我可以毫无负担地把要害送到你面前,因为你不会失控。
秦究(温柔,玩笑):亲爱的,可以送我一个吻吗?
Part9
机械运作声,电子音
游母(平静,冷傲):你所看到的那些,经历的那些,认识的人,做过的事……都不过是大脑在系统中投照的虚影而已,为什么要为这些虚影陷入世俗,为虚影生气呢?这些能算是真实吗?都是假的。【做空一丢丢】
游惑(平静):我跟你对于真实的定义可能不大一样。(顿一下)我知道我经历过这些,这就是真实。
炮火轰击,爆炸一声,机械损坏电流声,噼啪安静下来
登台阶脚步声
游惑母:你是谁?
秦究(轻佻):我叫秦究。
秦究(温柔沉缓):我来找我的真实。
——————————————————————————————
在废墟之上
有灰色的云 灰色的烟和灰色的海浪
在废墟之上
有谁在欢呼
把鲜血牺牲硝烟死亡 都埋在过往
在废墟之上
他深藏希望 挨过了寒冷风霜等待漫长
在废墟之上
他身披荣光
让命运相遇未来梦想 都盛大开场
在废墟之上
——————————————————————————————
窗外风吹树叶,鸟鸣
病房内仪器滴滴声,衣服和被褥摩擦声
游惑(重病初醒,虚弱沙哑):秦究?
秦究(低沉):我在。
秦究【内心】(温柔):我不是来救你的,我是来爱你的。
00:00
0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