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X~
你到底怎么了
一副世界末日要来临的样子
找不到方向了迷路了
再也做不回一个孩子
触摸不到的故事
不甘心人生只有一次
想改变过去但又跪了
败给这个现实的仪式
难道真应该远离
这个让我觉得安逸的房子
找一个新的她新的梦想
再找一个全新的故事
如果有一天真的踏入
令我惶恐的北京
应该怎么去寻找我的位置
还有该做的事情
不想和谁说 因为混乱地表达不清
已经没有理智
也不能励志只是个神经病
感觉身体好沉这时候有你在就好了
给你的位置太深 要爱上 迟早的
从开始寻找到现在经过很长的颠簸
好像我来这个世界
就是为了衬托别人的
看着对面的自己眼神愤怒带着轻蔑
一副颓废的样子 也感觉不到亲切
被问的时候想很多不想做不想说
你怎么了 很热但不想喝不想脱
我只是累了 但忘了应该怎么休息
我还没醉呢 游荡的感觉有点刺激
那些真实过的场景在脑海里像是梦
却没有真实过的证据伤口还是很疼
最尊重时间的做法 只有等
对不必要的烦心事 只有扔
不算高的山 还在一座座翻
熟悉的公车站广告一篇篇的看
很熟练的曲目 还在一遍遍的弹
解答过很多次的问题还不知怎么办
空气这么干 有眼泪所以滴水不沾
年龄老大不小了 还和自己对着干
看见他送她的香水 我要点个赞
不过是过了几年的时间
想笑怎么这么难
一片死寂音乐响起想必上帝的枪毙
编了这些屁话消极到家
混不出什么利益
有没有可能将来的孩子
想换一部手机
而我要去捡半年的垃圾
活在自娱自乐的梦里
有没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在梦里谋杀自己
不会别的只会写点
吹吹牛逼的自传体
越来越累这些东西
劝我快放下要放下是迟早
暂时的安逸不安于现状
啤酒变成了我的止疼药
看着那么多人把梦想
变成了前半生的事业
而我只能看着然后在抉择中分裂
克制放弃的念头的办法越来越熟练
傻到去网络上找些出路
明天的太阳看不见
大部分的计划
都在被掩埋之前在酝酿
不能实现又怎样
无知的摆出一副坚不可摧倔强
迷途不知返的少年
在这一刻眼角泛起泪光
仙人指路帮你找到名为前途的宝藏
不算高的山 还在一座座翻
熟悉的公车站广告一篇篇的看
很熟练的曲目 还在一遍遍的弹
解答过很多次的问题还不知怎么办
空气这么干 有眼泪所以滴水不沾
年龄老大不小了 还和自己对着干
看见他送她的香水 我要点个赞
不过是过了几年的时间
想笑怎么这么难
十九年前的那天这个人还没有名字
他的妈妈还在约会
穿着绣满碎花的裙子
十九年后的夏天
能不能拿到一张高分的卷纸
让家人也幻想一下
以后会有幸福的日子
我知道未来只是看不见
摸不透隐藏的时光
不想要心灵鸡汤
别说我的前途不可限量
你我的人生都是一个方向的向量
猥琐的唱腔
Rap 的手枪上膛
射不出无处发泄的欲望
算什么 rapper
只不过街头卖唱的艺术穷人
廉价的麦克风在那里
想象自己是 Michael Jackson
从我嘴里出来的都是不值钱的货
在慢慢失真
如果把人比做刀
那我是刀背别人都是利刃
被束缚在了韵脚
焦灼不安的思维已经麻木
可能是含苞待放的泪花
积少成多堵塞了思路
下一首该怎么录
听到合作腿软的站不住
快餐歌曲流水线
也都砸碎扔进了废弃的车库
断电了目标看不见了
停在了寂静的黑暗
没有做 beat 后期副歌的陪伴
那就自己作战
可能这条路不适合
也没想过和谁攀比
我只不过是比较现实
并没你们想象的那么消极
能不能在睡觉的时候
让我作弊启动加速器
那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我自己
过的开心就好
没有什么事情值得去焦虑
不管是不是名垂青史
最后也要回到这片大地
不算高的山 还在一座座翻
熟悉的公车站广告一篇篇的看
很熟练的曲目 还在一遍遍的弹
解答过很多次的问题还不知怎么办
空气这么干 有眼泪所以滴水不沾
年龄老大不小了 还和自己对着干
看见他送她的香水 我要点个赞
不过是过了几年的时间
想笑怎么这么难
~X~
00:00
04:10